历史足迹
赵金香老师和许兰芳老师在练自在静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鹤翔庄气功北京怀柔学习班学员合影(1983.6)
香山全国辅导员骨干训练班(1983.11)
鹤翔庄气功全国第一届学术交流会(1985年3月)
鹤翔庄气功第二届全国学术交流会(1987年11月)
赵老师在指导学员练功
国际鹤翔庄气功协会会旗
赵老师在联合国大厦前留影
首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1990年7月)
赵老师访美归来
第二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1992年7月)
第二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1992年7月)
中国鹤翔庄气功全国第四届学术交流会(1994年8月)
印尼 新加坡 马来西亚学员在基地落成典礼合影
第三届金鹤杯大奖赛主席台(1997年8月)
第三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中国鹤翔庄气功第五届暨第三届国际学术交流会(山东曲阜)
中国鹤翔庄气功第五届暨第三届国际学术交流会(山东曲阜)
98'湖南鹤翔庄气功大赛
马来西亚学员在晨练
青海朝佛之旅:玛多那遥远的扎陵湖

我们的母亲河--黄河,发源于巴颜喀拉山北麓各姿各雅山下的卡日曲河谷和约古宗列盆地,南北两源至源头出发后接纳大大小小的众多支流,在巴颜禾欠山会合,形成黄河源头最初的河道-玛曲。玛曲河向东流过16公里长的河谷即进入光彩夺目的星宿海。在星宿海完成星宿下凡的惊人之作后,继续东流20多公里,进入一条宽阔而广袤的平川,并在这里形成了两座巨大的湖泊,这就是黄河上游最大的湖泊--扎陵湖和鄂陵湖,也是我们久已企盼的朝湖目的地。

 

资料表明,扎陵湖、鄂陵湖海拔4600米。鄂陵湖为大型微咸水湖。扎陵湖为大型淡水湖,该湖的东面被一条10米宽的高地与鄂陵湖隔开。两湖之间还有措哇尕什则多卡寺,寺院后面是一大片寺塔,寺塔下是一大片玛尼林。在扎陵湖一侧的牛头山上,立有黄河源头纪念碑,碑上有胡耀邦亲笔手书的“黄河源”三个大字。因此,攀上牛头山是我们可以在玛多完成的最有诱惑力的极限项目,也是我们在西宁向朋友们蛊惑最多的地方。

 

扎陵湖和鄂陵湖位于玛多县境内,我们手执的旅游资讯写道:两湖距玛多县40公里,在玛多租北京吉普到牛头碑只需80元。于是,我们又一次上了这本倒霉资讯的当,落入了愚蠢透顶的陷阱,使应该成为这次神湖之旅最华彩的乐章成为了永久的想象。

花石峡至玛多82公里,早晨7点半我们已经在214国道花石峡南下路口等待筑路指挥的放行。一小时后,我们总算驶上了这条堪称越野赛道的国家级公路。其实已经不能称其为公路,因为大部分时间车辆要在高山草甸上行驶,地面很软,多处有积水,施工时留下的土堆石块比比皆是,最难的还是上下主路必须通过的六七十度的坡度。一路战战兢兢,三小时后,我们顺利到达玛多县三岔口,也就是著名的黄河沿,这里距县城三公里,因为地处214国道,道路两旁全部是餐馆、旅馆和修车铺子。因为当晚要返回三岔口,我和老秦认真的考察了撒拉人开的“玉树招待所”。看起来还干净,有电,有牛粪炉子(对玛多来说,火炉是最能体现人文关怀的基础设施之一),运气好的话还有热水可以洗脸洗脚,可以称得上奢侈了。

中午十二时准时出发,在三岔口通往玛多县城极为简易的乡道路旁,有一座不知是看守所还是监狱的孤独建筑,它悄然而冷漠的固守在高原一隅,但沉默中却透着不经意的张扬和梦魇般的沉重,同不远处悠扬的寺院和绵长的经幡林形成了奇妙的对比。

玛多,藏语“黄河之源”的意思,人口9千人,每平方公里约0.7人,分为两个镇、四个乡。县城坐落在查理玛镇。小镇只有两条成“丁”字形的街道,中午时分少见行人,空旷的街巷和纯蓝的天空使人精神恍惚,我甚至感觉这真实的宁静是上苍对我们生命价值的奖赏,尽管短暂,却产生了长久的感动。

出了玛多县城,风光旖旎的广袤草原扑面而来。天苍苍,野莽莽,风吹草低无牛羊,因为这一带草场被肥硕的鼢鼠挖得千疮百孔,地下暗道密如蜘网,虽然地表还是一片绿茵,但草场质量一定受到了严重的毁损,于是,这么优美的草原自然见不到如云的牛羊了。

意外的惊喜是我们多次遭遇了难得一见的珍稀动物野驴和藏羚羊。大家语无伦次地描述着自己的发现,往往我们已经争吵得一塌糊涂了,野驴们还在原地颇有兴趣地望着我们,它们并不惊走,只庄重地站在绿野里,似乎期待我们继续制造更有创造力的傻态儿。

草原的路并不轻松,最恼火的是短时降雨形成的一些河流,突如其来地覆盖了路面,地表是松软的湿地,有时河水也很深,两位师傅经常望着河水发呆,好在没有在这些小劫难上耽误太多的时间,我们在下午2点多钟进入鄂陵湖区。

“扎陵”是蒙古语,意为“灰白色的长湖”,古称“柏海”。“鄂陵”也是蒙古语,意为“青蓝色的长湖”。靠近玛多的这段湖区,景色较为平淡,虽然湖水碧蓝,波光荡漾,然而缺少水天一色的壮阔,但很切合“鄂陵”的蒙语原意,表现得狭长而灵秀。湖边的道路逐渐变得复杂,转过一道山脊,一片无始无终的纯正的蓝色突然扑进眼帘,几乎所有的人都惊呼起来,天哪,神湖!

鄂陵湖终于显现出它浩淼、辽远的本色,望不到尽头的湖水直接天际,水是淡蓝色的,眩目的光影漂浮在水面。静谧的空间里,湖水拍打着岸边的砂砾,发出有节奏的哗哗声,偶尔会有棕头鸥或鱼鸥在空中畅快的鸣叫,双宿双栖的大雁在我们前方不即不离地追逐嘻闹着,这就是鄂陵湖,千百年来它演绎着自然而流畅的生与死的故事,或伟大或渺小,但在亘古不变的主题中,却延续了不死的永恒生命。千百年后,鄂陵湖依旧,而我们这一刻所感受到的不仅是对神湖永恒青春的赞叹,而且对自身短暂生命的困惑也有了清醒的认识,要使自己的寂灭不归于虚无,只有同整个人类的生命流转融为一体,并最终摆脱轮回的束缚,达于西方极乐世界。

已经离开玛多县五六十公里了,所谓的牛头碑和寺院还是踪影皆无。路况越来越差,随着海拔的升高,车的爬坡能力也越来越弱,经常熄火后挂四驱才能勉强通过。已经换过一次轮胎,两位师傅开始焦虑起来,在渺无人烟的湖区,对距离的感觉变得不真实,五公里的路仿佛50公里的长度,巨大的陡坡一个接一个,终于,最担心的事儿发生了,在离开玛多64公里处,切诺基的平衡针颠掉了,汽车失去控制,总算停稳后,大家傻呆呆地对望着,只有老大在兴高采烈地追着动物拍照,少年无忧无虑的笑声回荡在郁闷的空气中,与他相比,我们这些成年人是不是太功利,太缺乏承受力了。

于是,收拾起心情,到湖边拜佛、诵经。温热的宁静的感觉渐渐充盈了全身。

修车用了一小时的时间,司机提出如果继续向前,出了事儿我们承担全部损失。与牛头碑相比,我们宁愿选择这种损失而不愿承受心灵的遗憾。

近下午六时,路没了,两边都是湖水,路的尽头是近一米的高台,湖水在高台形成了一个小瀑布,要想通过几乎不可能了。

这里距玛多74公里,也许这就是两湖交会处?左边扎陵湖?右边鄂陵湖?

牛头山呢?措哇尕什则多卡寺院呢?

彻底绝望后,我们选择了快乐,在湖边洗脸洗脚,而且两边湖水换着洗,权当是到了牛头山。司机师傅也轻松起来,他们脱了外衣,穿着背心裤衩冲进了冰冷的湖中,然后在湖边进行穆斯林的礼拜。我和老秦也在礼佛,佛弟子与穆斯林共享着神湖的圣洁和光辉。

信仰使我们同行,也使我们在这一刻达到了精神上的一致。

夜里10点多钟,我们在三岔口一家汉民馆子饱餐米饭和炒菜时,遇见了玛多县渔政所的一位藏族官员,他听了我们的旅行经历后,随手拿出一张玛多县地图,很权威地指出我们的行进路线,并极为肯定地说:你们根本没有看到扎陵湖。没到牛头山,就根本没有扎陵湖,其实你们离那儿已经很近了,只有10公里,太可惜了。

10公里,城市快速路上几分钟的车程。可扎陵湖的10公里实在太遥远了,也许用我一生的时间也难以到达。

鄂陵湖和扎陵湖旅游指南:

综合情况:

鄂陵湖:面积 61,800公顷。海拔 4,285米。该湖和沼泽地的水源来自扎陵湖及发源于南面巴颜喀拉山(峰高4,900米)的河流,出水向东流入黄河。主要植被以帕米尔蒿草为优势种的丰富的高原草甸和沼泽草地植被。是湿地鸟类鸬鹚、雁鸭类(包括斑头雁和赤麻鸭)和鸥类(棕头鸥和渔鸥)的重要繁殖地。常见的兽类有野驴、藏羚、旱獭、狼、兔狲、鼢鼠等。

扎陵湖:面积95,000公顷。海拔 4,287米。该湖西面约70公里河网地带有大片淡水沼泽和无数小型湖泊和池塘。扎陵湖的东面被一条10米宽的高地与鄂陵湖隔开。该湖和沼泽地的水源来自北面巴颜喀拉山和南面布尔汗布达山的河流。出水向东流入鄂陵湖,然后进入黄河。这里是湿地鸟类鸬鹚、雁鸭类(包括斑头雁和赤麻鸭)、黑颈鹤和鸥类(棕头鸥和渔鸥)的主要繁殖地。

扎陵湖和鄂陵湖富饶美丽,湖中盛产花斑裸鲤,属高原冷水性鱼类,味道鲜美,由于生存环境严酷,生长缓慢。传说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初次见面的地点就是在扎陵湖畔。

交通:

玛多县至牛头碑80多公里,在玛多租北京吉普800-1000元。一定要请藏族向导。湖区路况较差,即使在夏季,也是人烟罕至,最好不要单车进入。

食宿:

玛多县三岔口玉树招待所20-25/人,有电和热水,同样的问题是厕所难进,玉树招待所的厕所很远,门前还有一条大狗,每个如厕的人都要受到它热情咆哮的迎接。

三岔口有众多清真馆子,冬季会有一多半关闭。唯一的一家川味餐馆,价位平实,味道也不错,可以是旅游者的首选。在川菜馆的对面,有家一直关闭的餐馆,门额上方墙壁上清楚的写着"海霞沦落客/朝暮盼君安",是三岔口最有震撼力的景点。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上海混元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沪ICP备1001418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