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足迹
赵金香老师和许兰芳老师在练自在静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鹤翔庄气功北京怀柔学习班学员合影(1983.6)
香山全国辅导员骨干训练班(1983.11)
鹤翔庄气功全国第一届学术交流会(1985年3月)
鹤翔庄气功第二届全国学术交流会(1987年11月)
赵老师在指导学员练功
国际鹤翔庄气功协会会旗
赵老师在联合国大厦前留影
首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1990年7月)
赵老师访美归来
第二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1992年7月)
第二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1992年7月)
中国鹤翔庄气功全国第四届学术交流会(1994年8月)
印尼 新加坡 马来西亚学员在基地落成典礼合影
第三届金鹤杯大奖赛主席台(1997年8月)
第三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中国鹤翔庄气功第五届暨第三届国际学术交流会(山东曲阜)
中国鹤翔庄气功第五届暨第三届国际学术交流会(山东曲阜)
98'湖南鹤翔庄气功大赛
马来西亚学员在晨练
把时间花在心灵上

有位收藏家,据说他收藏的都是顶级的东西,随便拿一件来都是价逾千万。

收藏家三扇不锈钢门,走进屋内。整个房子堆满古董,多到连走路都要小心,侧身才能前进。

到处都是陶瓷器、铜器、锡器,还有好多书画卷轴拥挤地插在大缸里,沙发也是埋在古物堆中,要经过一番整理,才能落座。古董过度拥塞,使人仿佛置身在垃圾堆中。卧室中只有一张床可以容身,其余的从地面到屋顶,都堆得密不透风。连厨房和厕所都堆着古董,主人家已经很久没有开伙了。

任何事物都不能太多,一到“太”的程度,就可怕了。

如,人们喜欢蝴蝶,可是如果屋子里飞满蝴蝶,就不美了,再想到蝴蝶就会生满屋的毛毛虫,那多可怕。

人们喜欢鸟,但鸟太多,也是会伤人的,希区柯克的名作《鸟》,那恐怖的情景想起来汗毛都要竖起。

虽然说这些古董都是价逾千万,堆在一起却感觉不出它的价值。他爱古物成痴,太太、孩子都不能忍受,移民到国外去了。

他说:“好的古董一件也不舍得卖。”

再怎么了不起的古董,都只是“物件”,怎么比得上有情的人?再说,为了占有古董,活着的时候担惊受怕,像囚犯困居于数道铁门的囚室,像乞丐住在垃圾堆中,又何苦?

何况,人都会离开世界,就像他手中的古董从前的主人一样,总有一刻,会两手一放,一件也不能带走。真正的拥有,不一定要占有,真正的古董鉴赏家,不一定要做收藏家;偶尔要欣赏古董,到故宫博物院走走,花几十元门票,就能看真正的稀世古物。累了,花几十元在三希堂喝故宫特选的乌龙茶,生活不是非常的惬意吗?回到家,窗明几净,也不需要三道铁门来保卫,也不需要和无情的东西争位置,役物而不役于物,不亦快哉!

我们的生命如此短暂,有所营谋,必有所烦恼;有所执着,必有所束缚;有所得,必有所失。要看所得和所失是不是值得。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

我们如果把时间花在财货,就没有时间花在心灵。

我们如果日夜为欲望奔走,就会耗失自己的健康。

我们如果成为壶痴、石痴、玉痴、古物痴,就会忘却有情世界的珍贵。

 “百花丛里过,片叶不沾身”。百花丛里是“有情”,片叶不沾身是“觉悟”。

误解与赞赏、批评与歌颂,都像庐山的烟雨和浙江的潮汐,原来一物也无。

年年的春茶都好,粗陶茶杯也很好;放下古董、古物、钻石、珍珠,乃至一切的背负,留得一身心轻松潇洒自在。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上海混元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沪ICP备1001418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