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足迹
赵金香老师和许兰芳老师在练自在静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鹤翔庄气功北京怀柔学习班学员合影(1983.6)
香山全国辅导员骨干训练班(1983.11)
鹤翔庄气功全国第一届学术交流会(1985年3月)
鹤翔庄气功第二届全国学术交流会(1987年11月)
赵老师在指导学员练功
国际鹤翔庄气功协会会旗
赵老师在联合国大厦前留影
首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1990年7月)
赵老师访美归来
第二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1992年7月)
第二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1992年7月)
中国鹤翔庄气功全国第四届学术交流会(1994年8月)
印尼 新加坡 马来西亚学员在基地落成典礼合影
第三届金鹤杯大奖赛主席台(1997年8月)
第三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中国鹤翔庄气功第五届暨第三届国际学术交流会(山东曲阜)
中国鹤翔庄气功第五届暨第三届国际学术交流会(山东曲阜)
98'湖南鹤翔庄气功大赛
马来西亚学员在晨练
明师吐血

义寂法师一次在螺溪定慧寺讲经说法,提到佛经中曾说:饮光持释迦丈六之衣,披弥勒百尺之身,但却一语带过,未作解释。这便引起一位听讲僧人的疑云。那位僧人名叫兴教明师,年方弱冠。他想,饮光怎么能“持释迦丈六之衣,披弥勒百尺之身”呢?是否释迦的僧衣并非真的丈六,而应更长一些呢?弥勒的身量并非真的百尺,而应略短一些呢?对他来说,这可是个天大的难题。他不敢去问义寂,便去天台云居寺求教德韶国师。

德韶国师是位禅僧,有徒五百。他听到兴教明师提出的问题之後,禁不住心中万分讥笑,叹其愚笨。禅宗是最不讲求经文的文字意思的,向以“不立文字”著称,教学方法也非常特殊,常以机锋隐语激发对方的悟性,绝少逐章循句地解释文字。德韶是禅僧,自然也受这种方法的影响,便嘲弄地对兴教明师说:“唉呀,你真是太聪明了,什么问题都想得到!这个问题既然是你想出来的,看来也只有你能回答了,别人却是不会。”

兴教明师未能领会德韶的禅语深意,气得表情立变,拂袖而去。他想,自己本是慕名前来求教,你不回答也就是了,何必要冷嘲热讽,羞辱自己一番呢?他越想越气,越气越想,回到螺溪定慧寺,便一口热血喷出,重病起来。

再说义寂法师获悉弟子兴教明师重病吐血,便立即前往探问。查其病因,方知原委,叹息说道:“天啊,你已经冒犯德韶菩萨了。”兴教明师仍不明所以,仍把这个问题向义寂提了出来。义寂说:“你没有领会德韶国师的用意,赶快去向他道歉,他会给你详细解释的。”兴教明师不敢违抗师命,便打扮整齐,又来到云居寺德韶国师跟前。想到又将受番凌辱,禁不住悲从心来,一边行礼致敬,一边已是泪水流出,哭泣起来。

岂知德韶国师这次并没有难为他,而是对他说:“世间有佛千千万万,他们的道法高低相等,完全一致。释迦与弥勒则如印章按在印泥之上,没什么差别。经文所说不过是一种比喻方法,不能强依文字作出牵强附会的理解。所以,你提的问题根本就不是什么佛学问题啊。”兴教明师恍然大悟,心情立即好转,不久病也就好了。后来他对义寂说:“若非老师您的指教,弟子真会死掉呢!”自此对义寂极为佩服。

(摘自网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上海混元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沪ICP备1001418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