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足迹
赵金香老师和许兰芳老师在练自在静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鹤翔庄气功北京怀柔学习班学员合影(1983.6)
香山全国辅导员骨干训练班(1983.11)
鹤翔庄气功全国第一届学术交流会(1985年3月)
鹤翔庄气功第二届全国学术交流会(1987年11月)
赵老师在指导学员练功
国际鹤翔庄气功协会会旗
赵老师在联合国大厦前留影
首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1990年7月)
赵老师访美归来
第二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1992年7月)
第二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1992年7月)
中国鹤翔庄气功全国第四届学术交流会(1994年8月)
印尼 新加坡 马来西亚学员在基地落成典礼合影
第三届金鹤杯大奖赛主席台(1997年8月)
第三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中国鹤翔庄气功第五届暨第三届国际学术交流会(山东曲阜)
中国鹤翔庄气功第五届暨第三届国际学术交流会(山东曲阜)
98'湖南鹤翔庄气功大赛
马来西亚学员在晨练
刁难佛陀的年轻人

佛陀成道初期,他不断地到处教化,有段时间到舍卫城的郊外,建了一座简单的精舍。一些好乐佛法的年轻人纷纷前去听闻教法。

当时有些人认为:印度的传统宗教是崇高的婆罗门教,全国百姓都必须虔诚信仰才对;现在又多了一个佛教,以及创教者――佛陀,实在令人难以接受;基于心中不服,就抱着刁难的态度,常提一些问题来问难。

其中,有位年轻人问佛陀:“我所学的是数学,教的也是数学,数学有公式,要按照规矩的教法来推算。请问佛陀,你在教导弟子时是否也按照道的顺序?”

佛陀回答:“我教导弟子同样顺着‘道’的原则,也顺着理的规则。譬如,要驯服一匹马就要像驯马师一样,要将马训练得方向正确,其他的动作才能再继续,这样马将来上路时,方向才会正确。”

年轻人再问道:“你所讲的涅槃境界,确实有那么美的归宿吗?还有,跟随你出家、接受你调教的弟子当中,有人曾到达那种境界吗?有没有受了你的调教后,仍无法达到涅槃境界的人?”

佛陀回答:“确实有涅槃的境界,这是一种心灵寂静、身心解脱的光明境界;至于是否有人曾达到这种境界,我相信用功精进的人,一定能够达到,至于未曾达到的人当然也会有,不用心、懈怠不精进的人,当然无法达到这种境界!”

年轻人就说:“佛陀,你是人天的导师,为什么跟随你的人,有的能够到达,有的却不能呢?”

佛陀就说:“年轻人,我问你,譬如有个人来问你:往舍卫国的路怎么走?你指引他走向一条到达舍卫国的路,但是假设这个人方向偏差而无法到达,你怎么办?”

年轻人说:“他来问路,我已尽心指明方向和道路,如果他在某地有了偏差,那是他自己不用心,我只是一个指导者,也无可奈何。”

佛陀说:“对呀!同样的道理,我对弟子们也是尽心指导,至于弟子们能否用心听道,能否力行于道的正确方向,端赖自己的本分,我只是在修行道上的导师,一个学佛的指导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上海混元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沪ICP备1001418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