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足迹
赵金香老师和许兰芳老师在练自在静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鹤翔庄气功北京怀柔学习班学员合影(1983.6)
香山全国辅导员骨干训练班(1983.11)
鹤翔庄气功全国第一届学术交流会(1985年3月)
鹤翔庄气功第二届全国学术交流会(1987年11月)
赵老师在指导学员练功
国际鹤翔庄气功协会会旗
赵老师在联合国大厦前留影
首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1990年7月)
赵老师访美归来
第二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1992年7月)
第二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1992年7月)
中国鹤翔庄气功全国第四届学术交流会(1994年8月)
印尼 新加坡 马来西亚学员在基地落成典礼合影
第三届金鹤杯大奖赛主席台(1997年8月)
第三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中国鹤翔庄气功第五届暨第三届国际学术交流会(山东曲阜)
中国鹤翔庄气功第五届暨第三届国际学术交流会(山东曲阜)
98'湖南鹤翔庄气功大赛
马来西亚学员在晨练
在微细的爱里

苏东坡有一首五言诗,我非常喜欢:

钩帘归乳燕,穴窠出痴蝇。

爱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

对才华盖世的苏东坡来说,这算是他的最简单的诗,一点也不稀奇。但是读到这首诗时,却使我的心深深颤动,因为隐在这首简单诗句背后的是一颗伟大细致的心灵。

钩着不敢放下的窗帘,是为了让乳燕能归来。看到冲撞窗户的愚痴苍蝇,赶紧打开窗门让它出去吧!

担心家里的老鼠没有东西吃,时常为它们留一点饭菜。夜里不点灯,是爱惜飞蛾的生命呀!

诗人那个时代的生活我们已经不再有了,因为我们家里不再有乳燕、痴蝇、老鼠、飞蛾了,但是诗人的心境我们却能体会得到,他用一种非常微细的爱来观察万物,在他的眼里,看见了乳燕回巢的欢喜,看见了痴蝇被困的着急,看见了老鼠觅食的心情,也看见了飞蛾无知扑火的苦痛。我们有很多人,对施恩给我们的还不知感念,对于苦痛的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人不予给予,甚至对于人间的欢喜悲辛一无所知,当然也不能体会其他众生的心情。比起这首诗,我们是多么粗鄙啊!

不能进入微细的爱里的人,不只是粗鄙,他也一定不能品味比较高层次的心灵之爱,他只能过着平凡单调的日子,更无法在生命中找到一些非凡之美。

我们如果只是对人的情爱有关怀,却不知道日落日升也有呼吸,不知道虫蚁鸟兽也有欢歌与哀伤,不知道云里风里也有远方的消息,不知道路边走过的每一只狗都有乞求或怒怨的眼神,甚至不知道无声里也有千言万语……,那么我们就不能成为一个圆满的人。

我想起一首杜牧的诗,可以和苏轼这首诗相配,他这样写着:

已落双雕血尚新,

鸣鞭走马又翻身。

凭君莫射南来雁,

恐有家书寄远人。

《星月菩提》 作者:林清玄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上海混元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沪ICP备1001418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