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足迹
赵金香老师和许兰芳老师在练自在静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赵金香老师在练五节动功
鹤翔庄气功北京怀柔学习班学员合影(1983.6)
香山全国辅导员骨干训练班(1983.11)
鹤翔庄气功全国第一届学术交流会(1985年3月)
鹤翔庄气功第二届全国学术交流会(1987年11月)
赵老师在指导学员练功
国际鹤翔庄气功协会会旗
赵老师在联合国大厦前留影
首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1990年7月)
赵老师访美归来
第二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1992年7月)
第二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1992年7月)
中国鹤翔庄气功全国第四届学术交流会(1994年8月)
印尼 新加坡 马来西亚学员在基地落成典礼合影
第三届金鹤杯大奖赛主席台(1997年8月)
第三届金鹤杯大奖赛会场
中国鹤翔庄气功第五届暨第三届国际学术交流会(山东曲阜)
中国鹤翔庄气功第五届暨第三届国际学术交流会(山东曲阜)
98'湖南鹤翔庄气功大赛
马来西亚学员在晨练
宽容的最高境界

二战期间,一支部队在森林中与敌军相遇,发生激战,最后两名战士与部队失去了联系。他们之所以在激战中还能互相照顾、不分彼此,是因为他们是来自同一个小镇的战友。两人在森林中艰难跋涉,互相鼓励、安慰。

十多天过去了,他们仍未与部队联系上,幸运的是他们打死了一只鹿,依靠鹿肉又艰难地度过了几日。可也许是因战争的缘故,动物四散奔逃或被杀光,这以后他们再也没看到任何动物,仅剩的一点鹿肉,背在年轻战士的身上。

这一天,他们在森林中遇到了敌人,经过激战,两人巧妙地避开了敌人,就在他们自以为安全时,只听到一声枪响,走在前面的年轻战士中了一枪,幸亏只是伤在肩膀上。后面的战友惶恐地跑了过去,他害怕得语无伦次,抱起战友的身体泪流不止,赶忙把自己的衬衣撕下,包扎战友的伤口。

晚上,未受伤的战士一直叨念着母亲,两眼直勾勾的。他们都以为自己的生命即将结束,身边的鹿肉谁也没动。

天知道他们怎么过的那一夜。第二天,部队救出了他们。

事隔30年后,那位受伤的战士安德森说:我知道是谁开的那一枪,就是我的战友。他去年去世了。在他抱住我时,我碰到他那发热的枪管,但当晚我就宽恕了他。我知道他想独吞我身上的鹿肉活下来,但我也知道他活下来是为了他的母亲。此后30年,我装着根本不知道此事,也从不提及。战争太残酷了,他母亲还是没有等到他回家,我和他一起祭奠了老人家。后来他跪下来,请求我原谅他,我没让他说下去。我们又做了二十几年的朋友,我没有理由不宽恕他。

放下即宽容。一个人能容忍别人的狂妄无知,却很难容忍对自己的恶意诽谤和致命的伤害,但唯有以德报怨,把伤害留给自己,让世界少一些不幸,回归仁慈友善,才是宽容的至高境界。

来源:《中外故事》 作者:菊贝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上海混元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沪ICP备10014189号-2